愛版紀念館

標籤雲

訪客計數

02062125
今天今天2686
昨天昨天3144
本周本周2686
本月本月24376
累計累計2062125
登入使用者 0
訪客 29
==== 在線會員 ====
-

 

2019-11-13

再會!心上人


 

神龍奇幻故事

發生ㄟ代誌

 

n41 1539

 

★本篇故事是戰爭造成的悲劇,在感嘆命運捉弄人之餘,我們也在直播中談到幾個問題:
 為什麼有人活在太平之世,有人卻生逢戰亂?
 眼前發生的時事,都可以用「因果報應」來論斷嗎?該如何判斷可信與否?
 如有親人失蹤多年、生死未卜,該為他/她立牌位呢,還是該怎麼做比較好?
 答案就在 2019 年 11 月 13 日直播存檔,請看【神龍 facebook - 再會!心上人】。


這是一個日據時期的台灣悲劇,跟撤守台灣的悲劇一樣,原先都有幸福美滿的家庭,卻因戰亂而被拆散,當和平到來的時候,景物依舊,卻再也找不回原本幸福的家庭。

曾經有一位女士,在媽祖廟訴說她人生的故事,我也曾為那個故事寫過文章,而今天這個故事,也與發生過的案例類似,但不同的是,這是因戰亂引起的家庭悲劇,而這個故事是由故事主角家中的觀音轉呈過來的案件,藉由這個故事讓我們更能珍惜身旁的每一個人。

1941 年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,二戰全面爆發,也掀起了太平洋戰爭,當時台灣是日本舊帝國下的一個屬地,為了保衛大日本帝國的東亞共榮圈,日本帝國徵調了台灣許多年輕人遠赴南洋參戰。這個悲劇故事也就是在這個環境下開演。

阿坤(化名)與裴娘(化名)剛新婚不久,由於太平洋戰事爆發,日軍在南洋作戰節節敗退,因此徵調新婚不久的阿坤從軍參戰。台灣當時很多年輕人都被徵召前往南洋,可惜回來的人不多,且回來的不是瞎了就是斷了手腳,因此徵召去南洋的是凶多吉少的差事,對這對新婚夫妻來說,更是生離死別的傷痛。

美軍與聯軍的軍事行動順利進行,意味著日本帝國的戰事持續惡化,一批又一批的傷兵被運回台灣,當然也運走一批又一批的補充兵源。傷兵算是幸運的,至少人回來了,但有些卻是骨灰回到家鄉,那些都是戰死的補充兵,親人雖然悲傷,但至少知道他們光榮犧牲了。可是斐娘的心卻始終失落,因為傷不見人死不見灰,她的丈夫阿坤怎麼了?問天天不應、問地地不語,與其痛苦地等待,不如想著阿坤他還活著。

1945 年 8 月 15 日,日本帝國無條件投降,二戰終於結束了,遠調南洋作戰的人也陸續折返台灣,有盼望多年無音訊的家人,也有傷兵,這些都是上天眷顧的幸運兒;而那些用盒子裝回的骨灰,雖然哀痛,但至少都能落葉歸根,回到故居安葬。但斐娘一直等不到阿坤的蹤影,懷裡抱著的,是跟阿坤的愛的結晶「永成」。一直到台灣歸還後,依然音訊渺茫。

阿坤的父親打聽了兒子同單位的人員,有人說阿坤外出查線後,就沒有再回來單位,但只找到跟阿坤一同出去查線的隊友遺體,沒見到阿坤的,因此是生是死也沒有答案。斐娘心碎了,年輕就要守活寡,未來的日子該怎麼辦,而且小孩這麼小,她要如何撫養?但或許丈夫還活著,只是找不到路回家,斐娘心裡仍抱有一絲絲的希望,因此每天都向家裡的觀音祈求,希望阿坤能趕快回來,讓一家團聚。

時光荏苒,20 多年過去了,斐娘步入中年,而永成也大學畢業,在一家電子公司上班。1970 年代台灣正值開發建設時期,工業起步商業起飛,台灣由農業型態轉入工業發展型態,而永成也結婚成家。為了能讓一家團圓,斐娘不再堅持阿坤尚在世的希望,特別將阿坤列入牌位內,接受子孫奉祀。1990 年代,台灣邁入電子商業化的科技軌道,開始開放大陸探親,對於出入國境也大為開放,永成便帶著老婆小孩還有斐娘到東南亞觀光。

印尼,在二戰前為荷蘭東印度公司,在日本宣佈投降之日第二天,也就是 1945 年 8 月 16 日,立即發表獨立宣言,五日內印尼全國宣布獨立,因此發生了長達三年的印荷之戰,有二千多名戰敗投降日軍改名換姓,訓練當地百姓與荷蘭對抗,於 1949 年印尼獨立建國。

斐娘在旅遊中來到一家商店,這個店是經營中式料理的,店內一個老人看起來有點眼熟,但他有自己的家室與曾孫,因此斐娘也不敢多想,只是心裡暗自嘀咕,要是阿坤還活著,也該是這個年紀了,不過都過了這麼久,應該不在了吧,於是向對方點了個頭就離開了。

回到台灣,斐娘對那眼神交會的男人仍念念不忘,越想真的越像遠征南洋的阿坤,但是他是當地人,有著當地的姓,只能說是華裔的印尼人吧,但是長相跟年紀都差不多。他的影像在斐娘心中產生了一個驚嘆號跟問號。

隨著時間消逝,斐娘也漸漸老去,人終有壽終的時刻,斐娘在家人的祝福下走完了人生道路,這條路是艱苦的、是孤獨的、是漫長的相思與等待、是希望的浮現與失落,但不管怎樣,斐娘走完了這條路。

人死後都要到幽冥界的,城隍廟上的扁【爾來了】是不假的,不管你是誰,【這條路誰人不走,有些事勸你莫為】。當斐娘來到幽冥界,斐娘的生前記錄都清楚記載在卷宗裡,她的驚嘆號和問號就是期盼再見她先生一面,既然來到幽冥界,想說丈夫應該戰死在南洋,終於可以見上面了,但得到的答案是無此人。斐娘哭了,她說:

「我生前才剛結婚,先生就被徵調到南洋作戰,我日夜期盼,希望能有老公的一點消息,可是總是落空,能夠支撐自己活下去的,就是先生還活著的希望,盼望在死之前能夠見到丈夫一面,便死也瞑目了。直到現在死了,很高興來到幽冥界,以為總算能見到先生的魂,但卻被告知他還沒到,那阿坤在哪?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在哪?是上天跟我開玩笑,還是命運的無情捉弄,一定要讓我過得這麼苦?」

聽完斐娘的話只能感慨,我只能說,你們很快就能見到面了,而且你在世時也曾與他見過面。看完所有的卷宗,先幫斐娘安排到【通州】等待她先生到來。

三年過去了,在南洋的一批鬼魂中帶回了阿坤,這是由印尼移交過來的。一樣審閱了阿坤的卷宗後,我只能長嘆一句:戰爭是最無情的地獄。我請虎將軍帶來了斐娘,讓她與早年分離的阿坤再相會。雖然相敘的話語中有恨,言談中有苦,淚水中有悲,但由這些話語中,我感受到兩人之間的愛,濃情似海深。


新增回應

安全碼
更新

Copyright © 2019 臥龍居科技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